什鲤

瑟莱强强/亚梅无差
大佩佩/小希林/奥开花 心头好
“Even和Isak的每分每秒”
钟爱原著向
肉少汤好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5)

 看来五一之前我写不完这章啦,五军之战的完结篇等下次吧~这是6k2的一节请先收好,原本用一万字就可以完结的剧情现在不得不扩张一下啦

这节给我的感觉,瑟爹总在发飙哈哈哈

 ——————


精灵王不是第一次目睹儿子的类似场面。

早在三百多年前的一次边境巡视中,瑟兰迪尔曾偶然撞见莱戈拉斯抱着一只受伤又发.情的女精灵。沉默的父亲只是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理智地为儿子留出足够的空间。

但这一次,仿佛脚下生了根,他静静地看完全程,脚步和目光都无法挪动一寸。


“是我强迫殿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坎布尼茨,从精灵王那两道幽幽的目光中,黑...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4)

 这是8k7的一章,剧情太精彩我也没法断开啊qwq……

10万撒花~~~~~~~~~~~~~~~~~~~~~~

——————


精灵的作战风格在中土大陆向来独树一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每逢紧要关头,精灵会把随身携带的乐器看得和武器一样重要,正如他们不理解为什么精灵战士们的行装箱里要带着叮叮当当高脚酒杯。

如果说精灵王瑟兰迪尔的“不灭幽灵”在中土大陆还有它作为一只强军的震慑力可言,莱戈拉斯的绿林军团在外族眼中则是一支完完全全的春日远游队。

战士们一边骑行一边谈笑,马背仿佛餐桌,并排行进的战士偶尔还会彼此碰一下酒杯。而他们的领主永远是队伍里最忙的那一...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3)

瑟兰迪尔走过月光下的悬桥,他的寝殿与莱戈拉斯的那一座隔着木桥遥遥相对,浮动的月色为悬桥下方庞大的植物园蒙上一层幽幽的暗影。精灵王枣红色长袍上密布的绒线在木质桥面上摩挲出轻微的沙沙声,空空的足音也略显沉重。在确定莱戈拉斯不会离开之后,瑟兰迪尔疲惫得不想多走哪怕一步。他动了动食指,两扇巨门应着指尖移动的方向蓦地打开。

加里安如常在精灵王就寝前送来一杯安神的花茶。此刻,这位褐发的精灵正站在正厅巨大的圆桌边,聚精会神地替瑟兰迪尔整理一份还未来得及归档的文稿。

当他以余光瞥见站在门边的高大身影时,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止。他动了动唇,话到嘴边却变为一句如同往昔的告别。

“陛下好睡,告退了。”

“...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2)

 战前部分的收尾,和上一更是同一节。


——————


订立战时契约的制度可以追溯到辛达巴时期。那时候契约的订立实为血誓,在欧瑞费尔之后,这种古老而血腥的仪式才简化为书面形式。而在瑟兰迪尔时代,竟演变成国王亲自送到王子寝殿签字。

瑟兰迪尔敲开门的时候,莱戈拉斯正在收拾东西。

这座寝殿从四百年前精灵王子入住后就是出了名的乱。莱戈拉斯自幼没有物归原位的意识和习惯,在瑟兰迪尔的多次教导下,小王子才慢慢注意把自己心爱的各式弓箭与匕首收好——但其他的东西照样用完随手扔。

莱戈拉斯在听见敲门声时便猜到了是父亲。他擦了擦手把门打开,而后转身继续收拾东西。

瑟...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2)

 在轮番虐了大王与叶子一把之后,剧情终于掰回来了,相爱相杀结束,lo主吐血身亡……

——————


 入夜,灵英殿。

这里是林地大殿的最底层,千年树盘根错节地覆盖了这座雄伟宫室的四面壁垒。每逢月圆之夜,随着时间的推移,月光总能借助特殊位置上的八扇圆形天窗依次点亮古老墙壁上斑驳的浩瀚星图。

在过去的几百年间,这片地下空间幽寂如同永夜。因为这里是王国机密的核心所在,千年树的枯荣召示林地王国的兴衰。

而此刻,灵英殿四方灯火通明,千年树前的红木长桌上摆着十九盏新雨煮花茶,除了离精灵王最近的一个座位还空着,王国各部主管都已经早早就位。

没有人去动自己面前的银...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1)

Chapter7.五军之战


林地王国真正的纷乱从矮人逃跑开始。

起初,莱戈拉斯只是去找典狱长卫罗拿索林牢房的钥匙。

“殿下,”典狱长有些为难,他避开左右守卫低声道:“这是陛下的旨意么?”

精灵王子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是这样,三天前瑟兰迪尔陛下下令,未得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地牢。”卫罗正色道。

莱戈拉斯心里再次腾起一股不明来源的烦躁。他太清楚这道命令下给谁听了,每当他试图接近母亲,瑟兰迪尔都会异常警觉——几天前莫名其妙被叫到书房就是例子。

可是亲人间又何必戒备如此。

“看你这样子,是想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么?”莱戈拉斯歪头逼问,眸子里森然带着审视。他无意为难...

【TLT】《汉堡陆沉计划》(江南《上海堡垒》AU)

复习得有点无聊,来个架空短文爽一下。

为什么放着原著向那个不写……因为安排具体情节很费脑……


*设定时间二战后,德国;

*上海堡垒AU;

*沿用父子梗;

*莱戈拉斯第一人称;

*文综全都还给了老师,勿考据;

*凑时间随手写,更新慢字数少,先占个坑;

*HE


【1】


“准备迎接高强度冲击!倒计时30秒!”

中央控制室的地面已经出现轻微震动,雷达上的能量高点不断增多,刺耳的警报声此伏彼起。透过环形玻璃,庞大的滞空母舰已...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8)

(底部3.19补充)

这是短小而高能的两千多字,补昨天没完成的一部分。

叶子大概被末日火山的病毒冲昏了头,没错他要短暂地黑化了。

虐了叶子这么久,终于轮到大王了——


——————————————————————————

之后的几天,莱戈拉斯一直和阿拉贡一起度过。

一只精灵与一个人类的远行成了密林里的木精灵们争相围观的奇景。在此之前,他们的王子殿下几乎从不与任何人亲近。有时候会有热情的女精灵在林间偶遇王子时向他打个招呼,王子会勾起嘴角笑笑,但也仅仅是笑笑而已。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笑地前仰后合。

“阿拉贡,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父王曾带着一支三千长矛手的军队……绕错了山路...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8)

你的孩子其实并非你的孩子,他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但并非为你而来。


 莱戈拉斯如愿在晚钟敲响前走出了父亲的书房,但此刻精灵王子已经把要去向索林询问母亲的事情暂时性地抛在了脑后。

咕噜已经被守卫带到地牢,这个怪物莱戈拉斯只看了一眼便匆匆挥手让士兵将其押送离开。活了将近五百年的精灵王子倒不至于害怕一个堕落而卑微的生物,只是咕噜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莫名其妙地露出了某种“我们其实是同类”般的微笑,这让他很不舒服。

莱戈拉斯带着阿拉贡回到了自己的寝殿,纵然心里有无数件长久以来都让他深受困扰的事情,譬如幽暗密林数千年挥之不去的阴影与索伦究竟具体有着怎样的联系、...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7)

多卫宁葡萄园是绿林领主亲自规划培育出的一片红酒原料生产基地,当初的建设过程中确藏有一份想要灌醉精灵王的小心思,但现在自己反而成了第一个受害者——莱戈拉斯这一觉竟睡到傍晚才醒。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就连扶着额头慢慢撑起身的动作都让他心跳加快,呼吸也有些长短不定。当他闻到床边醒酒用的酸梅汁的气味时,甚至差点一扭头就吐了。

维拉知道现在莱戈拉斯的状况有多么糟糕,但从未醉过酒的精灵王子只把这一切归于宿醉。

莱戈拉斯稍微调适了一下大脑,断片的记忆慢慢回到昨夜的篝火晚会。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来的,但是十分清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因为这种异常的清醒建立在不可冒昧提起的母亲的自控之上。自从...

1 / 4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